uni_乔北

超多废话,如果可以请戳戳看。
肝es!是过激英吹!主推fine喜欢奶次!
写atr,但很想尝试一下凛泉或涉英w
沉迷练字与游戏无法自拔。
QQ941217906,欢迎扩列
我的lof出bug了,似乎收不到私信QAQ

英智是天使吧绝对是吧……
哇我觉得我可以写一万字涉英!!!
real可爱了他啊啊啊
爬墙会有人打我吗,不会的话我真的写了!(soramafu不适合写论坛体真残念)(明明我的技能是论坛体里的水帖啊!!!)
顺便一提有人给我借几个ID写论坛体吗。
不是涉英也不是soramafu。我就是想写全职了orz
如果爬墙不会被打的话(pia)

拿到了英智的五星卡我就连续五天爆更!!
@uni_冰糖 ,cp随你点!!!
保底1500字!!

【そらまふ】王子和公主的幸福故事

*勿代三
*ooc
*身份有私操
*过了好久文风完全变了
*祝你们看得开心

  在まふまふ才九岁小小一只时,他就一直跟着一头蓝发护在まふまふ身前用懒懒的腔调说着帅气的话的そらるさん。
  那时候是一个大晴天,在没有家长与老师的校外草地上,九岁的まふまふ被人撂倒在地,欺负他的那个小胖子口里还自认为是对的地说着:“像你这种性格懦弱不敢还手的垃圾最好欺负了。”
  那时的まふまふ泪水模糊了眼前的视线,他缩成了一团,白白的一头看上去很软的头发让小胖子又产生了想欺负他的念头。在小胖子想一把抓住まふまふ的领子把人拉起来扇一巴掌的时候,大他三岁的そらるさん就好像身上镀了金一样出现在まふまふ的眼前。
  那时的そらる还是个满脑子英雄救美的中二病初一生,他凭着身高优势愣是一个箭步冲上去打得小胖子流了鼻血。
  然后小胖子就跑去哭爹喊娘地把他妈妈叫来了,そらる看着胖的一脸肉都挤在了一起鼻涕混着鼻血往下流的小胖子没心没肺地笑了。他故作霸气地留下一句:“我叫そらる,有本事让你们家胖子别欺负小孩。”
  然后在一旁抱着膝盖旁观的まふまふ就记住了这个名字。
  自那天后,英明神武的そらるさん身后就多了一个喊着そらるさん的白发团子。
  不过まふまふ和そらる这种跟班与大哥的关系只持续了两年,两年后,まふまふ上了初一,そらる也因为高中要去别的地方读书而分道扬镳。
  不过自那之后,似乎上天都看不惯这场英雄救美的后续被骨感残酷的生活搞了个这么平淡这么狗血言情的结局,愣是硬生生地把他们两个主角放到了一起搞了个幼驯染的相遇。
  是的,七年后,まふまふ与他尊敬的そらるさん误打误撞地在同一个学校生活。
  まふまふ显然还记得英明神武的そらるさん,在音乐部看到そらる的第一眼就问了一句:“请问……您是叫そらる吗?”
  そらる听到后一愣,看到对方那一头白毛和之前解释过无数次是天生就长在脸上的非常有辨识度的条纹码说:“你是まふまふ?”
  于是作为まふまふ除去天月外在学校的第一个认识的人,そらる开始尽职尽责地带人参观学校。
  在这次参观中,校园里有什么景点有什么好玩的地方まふまふ是忘了,他满脑子的都是そらるさん怎么这么温柔,そらるさん好帅气呀,そらるさん的性格过去好多年了还是这么傲娇。
  如果是好友天月看见了,一定会嘲一句:“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
  然后迷弟まふまふ成功地要到了そらる的电话号码和line账号。
  但是そらる存号码的时候,在他的名字前输了个“a”。然后そらる就一脸标准傲娇地说:“我就是看你除了同是大一新生的天月后就没什么朋友,怕你人生地不熟的遇到困难找不到人帮。”
  まふまふ心里想:其他大一新生不都这么过来的么,你要想帮我你就直说啊,有本事你把名字前面的a去掉啊!
  不过承そ•乌鸦嘴•ら•说什么灵什么•る的吉言,在那次存号码不久,まふまふ就碰到了一件麻烦事。
  まふまふ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毕竟他一个高音唱见天天在学校宿舍里面嚎高音不是想被警察抓起来就是想被宿管阿姨弄死。但是当天,一个下雨天,まふまふ把钥匙忘在家里了。他还在门外,但门紧紧锁着,怎么也开不了。
  尝试无妨,给好友天月打的电话也没人接,まふまふ就咬咬牙,对着联系人第一个的そらる的电话打了出去。
  电话那边的そらる几乎是秒接,接到电话的第一句不是“你好”也不是“喂”,而是料到まふまふ有事找他的“出什么事了?”
  まふまふ丧着脸说“そらるさん我忘记带家门钥匙了怎么办”后,そらる单方面一槌定音:“你带伞没?没带伞我去接你,你来我家住一晚上吧。”
  然后まふまふ就成功地达成了与自己男神在雨天一起漫步约会并住进了人家家里的神奇成就。
  そらる租的房子里只有一张床,他们两个人推脱来推脱去谁睡床,在そらる鬼使神差地说那好像是张双人床后两人就成功地挤在了同一张床上。
  まふまふ和自己的男神盖着同一张被子睡着同一张床上,他背对着そらる,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他想:我不会是恋爱了吧。
  然后自从那天后,这两个恋爱中的傻子愣是一连七天都躲着对方。
  好不容易在食堂因为没座位了そらる只能和まふまふ一起坐的时候,这两个人磨磨唧唧地打了好久太极后才提出有时间一起去吃烤肉的邀请。
  在烤肉店,在喜欢上对方之前都只喊过纸片人老婆的两个处男吃顿烤肉都不自在。一个效率厨不停的往人碗里投喂,一个害羞腼腆说そらるさん你也吃吧。
  然后在他们两都安静下来的时候,そらる开了一瓶可乐,对まふまふ说:“那个……まふまふ。”
  被点到名的まふまふ心率直彪一百八,他心里小鹿乱撞到感觉自己能得心脏病。
  “そらるさん……有什么事吗?”
  そらる想了好久之后,一脸严肃地对他说:“这是我的人生大事。我喜欢你,能和我在一起吗?”
  まふまふ不过脑子地说了一句:“好啊。”
  然后まふまふ和そらる脑子一片空白后,まふまふ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自己说了什么。
  然后他脸红了。
  再然后他害羞了。
  什么?你问后续?
  还用问吗?后续是王子和公主接了婚没生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そらまふ】星季

*ooc预警!
*勿代三!
*还没写完哟,这篇是冬季(因为我被热到融化了)
*糖和刀看心情系列xdd

正文开始!

  “そらるさん,周末过得怎么样?我这里下雪了哦,屋外都是白色的呢。因为不注意穿衣服所以感冒了……”
  まふまふ一笔一划十分认真地把这些内容写到纸上,他的房间里并没有点上烛火,他是打开了窗户后趴在床边借着微弱的月光写下这些文字的。
  与不知住在何处,不知是何身份的そらるさん用书信的形式交谈已经很久了,まふまふ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对方是否生活在自己的国家,但每次与そらる默契的聊天总是让他感觉舒畅。
  他们的相处方式一直如此。
  まふまふ与そらる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说些近况,比如自己新学了什么魔法,比如自己又看见什么妖物横行霸道。
  但そらる似乎并不知道,有时まふまふ这么说的时候,总是会收到对方的一句“你是中二病吗?”
  まふまふ不知道中二病是什么,在他看来魔法和妖物都是存在的东西,因为他生活的地方本就存在着这些对そらる来说不存在的生物。
  まふまふ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把写好的信放进信封里。
  然后他裹紧了自己的魔法师长袍,带上白色手套后就拿着信出了门。他一边小跑着想赶快寄完信回到家里烤火一边小声嘟囔天气真冷。突然他想起了そらる对自己这种行为的批评:只穿件风衣就跑出去,你这种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行为自己做的时候不会觉得有点蠢吗!随后是一句记得吃药晚上不要把被子踢到地上。
  まふまふ在回信中纠正了魔法袍不是风衣后就忍不住看着那句嘱咐笑了起来。什么嘛,骂人蠢后还要人好好照顾自己,一直觉得自己是稳重的大人的そらるさん真的不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很可爱吗!而且用そらるさん那里的话来说,这应该是“傲娇”吧。
  想到そらる,まふまふ就觉得白色的一片也不是那么讨厌。まふまふ喜欢雪,也喜欢白色,但他不喜欢看着白茫茫的一片觉得孤寂的内心。他讨厌孤独感,也讨厌被世界遗忘的感觉。但他喜欢和そらる聊天,因为每次收到そらるさん的来信时他会觉得冬天其实并不冷。
  まふまふ把信投进一年下来也没几封信的邮箱里。他抬头望了望漆黑的天空,寒夜中的星星稀稀疏疏。
  孤零零的几颗星星像被孩童扔在地上踩碎的满天星,并不美观。但まふまふ却很喜欢这时候的星星,他不怎么会与人交流,少的可怜的几个朋友都有各自的交际圈,虽然可以剖开心扉谈谈近况,但还是抵不上一个星期靠书信交谈两三次的そらる。
  まふまふ快步地往家里赶,一边走一边想そらる会怎么给他回信。
  自己绝对喜欢他吧。そらるさん是那么温柔的人啊。
  我不知道你是否存在,也不知道你对这些连存在都不知的书信有何想法,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喜欢我,但你是我的そらるさん,是星季中最柔和的那颗星星。
  我喜欢你哦,即使我知道你可能只觉得我是个幼稚的小孩子。
  
  
             ————tbc————

想对你说点什么却无从下笔
想对全世界说你有多好却不舍得

一身信仰为你荣光加冕,你于荣耀巅峰永不落幕。

生日快乐,全世界最好的叶修。

【そらまふ】孤独感

*是糖
*勿代三w
*ooc预警
*高产似那啥系列

正文开始:
  耳朵里是平时爱听的歌,舒缓的纯音乐能带给まふまふ灵感。平时玩的游戏正在维护,因为空调坏了,所以脑子里是一团浆糊,没有灵感,不想工作。
  这是まふまふ的现状。
  什么也不想干,什么都不想做。没有人给自己发消息,也没有人约自己出去玩。耳机里的音乐被切到了下一首,摇滚风的重金属音乐本该是让人热血沸腾的存在,但まふまふ的心情十分平静。
  实在没事干了,他戳开一个平时爱玩的经营类的单机游戏消磨时间。游戏里的小人们露出一个个笑脸,他们有着幸福的家庭,充实的生活。まふまふ的手指不停,戳着一个个小人看他们的反应。
  直到眼睛有些酸涩,他才停下来揉揉眼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傍晚六点钟。
  まふまふ站了起来,因为长期低着头,站起来时还有一点晕。
  随意地泡了个面草草解决自己的晚餐后,一股无法言喻的感觉充斥了全身。
  仔细想想,这似乎是平时听别人说的……“孤独感”?
  まふまふ不知道,也懒得去想,他想让工作来填充自己心里缺了的那块地方。但打开电脑,那股孤独感不仅没有减少,甚至还增加了。
  他强迫自己打开软件,面对着音轨进行自己的日常工作,但今天不知怎么了,他找不到往日工作时的专注。
  孤独感占据了他的整颗心脏。
  まふまふ叹了口气,任留电脑进入待机状态,划开自己一开始玩的那个单机游戏。
  一打开游戏,就是一个小人和一个提示框,讲的大概是您离开游戏的这段时间内干了什么什么……
  一开始建的建筑在自己消极怠工的这段时间完工,游戏里的小人笑得一脸开心对他说谢谢您给我们找了个住所之类的话。其他小人在公路上从这头走到那头,或者走进几家商店,然后商店头上弹出了收集金币的提示。
  まふまふ机械地看着游戏,手上戳着这些提示收集货币。
  那股消失了一会的孤独感突然卷土重来,压的まふまふ喘不过气。打开社交软件,还是没有人给自己发消息,想打开推特发几条关于孤独感的推,却觉得自己话太多。
  まふまふ把手机扔在一边,自己往椅背一靠,深吸了一口气。
  那股压抑的孤独感让他满脑子都是负能量,他却偏偏拿它们没办法。
  不知不觉就有月光从窗里射进来,今天晚上的天空被云笼罩着,看不见几颗星星。まふまふ没有那么浪漫地想去找一颗没有被云遮住的星星,他把窗户关上,拉上了窗帘后就拿起了手机,走出工作室打开卧室的门。
  他把手机扔在床上,随意拿了本书打开盖住了自己的脸,把脑袋放空。
  就在他对这股挥之不去的孤独感不知所措时,他家的门铃响了。
  まふまふ跳下床,踩着拖鞋去开门,透过猫眼,他看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那是双他认为有星辰大海的眼睛。
  まふまふ迅速打开了门,本应该在外地工作的そらる就站在门前。
  そらる一只手提着まふまふ喜欢吃的蛋糕,一只手自然地牵过まふまふ的手。
  进了家门,そらる把手里的蛋糕放在茶几上,把手里牵着的人往面前一拉。
  被突然一拉觉得自己要摔倒的まふまふ猝不及防地跌入了そらる的怀里,熟悉的味道充满了他的鼻腔。
  そらる一只手揽着まふ的腰,一只手护住まふまふ的头,在他的额头留下一个赶着回家见恋人的风尘仆仆的吻。
  “男朋友,想我了吗?”
  そらる那熟悉的懒懒的嗓音还带了点笑意。
  まふまふ心里还残留着的孤独感瞬间灰飞烟灭。

【そらまふ】拖稿天使与怂恿天使拖稿的魔王大人

*勿代三w
*ooc预警!
*作者的恶趣味大到不得了w
*特别艾特 @落念
* @uni_晴依 跟你讲我真的用了之前说的标题名。

正文:
  “そらるさん再等等!还有一点点就做好了!明天就是截稿日了我今天必须得赶完!”まふまふ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脑赶稿,时针已经指向一点,そらる睡眼惺忪地看着某只两个小时前就这么说的白毛。
  “不行,睡觉。”因为抱不到人所以睡眠质量非常不好的そらる在心里问: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我重要?你说!
  “很快很快!”赶稿中的まふまふ永远不是什么天使,对主催永远不客气,对催自己睡觉的恋人更是满嘴谎言。
  “没有什么很快。”そらる不给赶稿中的那只白毛拖延时间的机会,直接以空手道黑带的力气把人往自己怀里带,顺手保存了まふまふ要赶的稿,就不给人挣脱的空间,两手死死地抱着人往卧室走。
  “そらるさん明天截稿期怎么办?”一点都不爱工作的害怕恐怖主催找上门的まふまふ一点都没有想回去写曲子的意思,反而还顺便在そらる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任他抱。
  “截稿期怎么了,拖都拖了为什么不拖完。”已经不知道拖了多少稿的一心只有まふまふ和游戏的そらる不以为然。
  我不怕拖稿,我怕主催啊。まふまふ在心里想到。
  即使这样还是担心恋人睡不好所以乖乖任由人抱着睡着了的まふまふ第二天毫不意外地看见了主催疯狂的消息轰炸。有点心虚的まふまふ戳开回复栏,刚开始叙述自己拖稿的原因,但写到一半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无意中秀了一次恋爱,身为单身狗的主催可能看到这一段回来追杀自己……
  想到这里的まふまふ忐忑不安地把打了一半的文字删掉,绞尽脑汁地编造拖稿理由。
  做好早餐过来喊人吃饭的そらる看他一脸纠结,嘴角微微上扬,抢过まふまふ的手机,十分霸道的回了一句:“我让他拖稿的。”
  まふまふ看见そらる按下了发送键,意识到そらる发出去了什么,突然大叫:“そらるさん你那么发出去我会被主催打死的!!”
  “你不会。好了,起床吃饭。”
  心情很好的そらる顺手揉了一下まふまふ的头。

【そらまふ】可爱的小孩子是上天派来的天使!

*满足一下我的恶趣味hhhhh
*内容非常非常正常啦。
*まふ变成小孩设定
*勿代三w

正文在这里:
  睡醒了的そらる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人居然变小了。
  まふまふ好像变成了六岁左右的样子,白白嫩嫩的脸因为睡得太熟而显得有点红,睡着时微微张着嘴呼吸,卷成一团被そらる抱着。
  そらる盯了一会突然开始捂脸。
  太可爱了啊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存在啊?!そらる捂脸在心里呐喊。
  小孩子没有熬夜的习惯,自然也就按照平时的生物钟自然醒,所以在七点半时まふまふ就醒了。
  红色的双眸半眯着,一副睡不饱的样子,まふまふ用刚睡醒的带点小沙哑的声音问:“そらるさん……?”
  不行了不行了太可爱了怎么办!!
  そ•内心戏•ら•小孩子控•る即使被可爱到不行的恋人萌到了也绝对不会表现出来!
  “嗯。”非常冷淡的语气。
  请そらるさん放开まふまふ的小嫩脸!动作已经出卖你啦!
  まふまふ在そらる的怀里享受着被投喂的感觉,一手扯了扯そらる的衣角。“そらるさん,你说我怎么变回去啊。”
  “不变回去也没关……啊我也不知道哦。”そらる一边后怕自己差点说漏嘴,一边说着违心的话。
  
  そらる牵着まふまふ的手走在街上,虽然穿着连体衣就跑上街是有点奇怪,但奈何两人颜值高。为了给まふまふ选套合身的衣服,そらる牵着他去了一家童装店。
  店员小姐一看到まふまふ就两眼放光,“请问您是带他来买衣服的吗?!”
  そらる心里总有一种自己超级珍惜的宝物被人盯上了的感觉。
  “这个要不要试一试?”店员指了一条牛仔吊带裤。
  “不要。”そらる指了一套小孩子穿的缩小版白衬衫和小西裤。
  “那这个呢?”店员不死心地指了指一件酷酷的夹克外套。
  “不行。”そらる指了一套卫衣配休闲裤。
  于是,最后的结果是:衣服全被包了起来。
  そらる笑眯眯地指了指一条漂亮的连衣裙:“まふまふ要不要试试这个?”
  被吓到的まふまふ脸都红了,大叫:“そらるさん大变态!混蛋!恶魔!”
  
  变成了小孩子比以前更爱吃甜食,まふまふ拉着そらる的手,全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说着不吃甜食就要死啦。
  被まふまふ无意识嘟起的嘴和鼓起的脸萌到心里开出了小花花的そらる表示依你依你都依你,你可爱你为所欲为。
  まふまふ坐在椅子上,白嫩嫩的小手拿着银色的小勺子努力地去够被そらる特意放远的冰淇淋,知道自己够不到时又瞬间赌气把头扭过去,一副你欺负我我再也不和你玩的委屈样子。不少路人拿着手机拍了几张高颜值“兄弟”的图,大喊好萌好萌。
  知道自家小恋人因为身高和手短而恼羞成怒的そらる非常开心地把脸凑到まふまふ面前,笑得像只捕到羚羊肉的大灰狼。
  “亲亲就给你吃。”そらる特地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示意まふまふ亲这里。
  被甜食所吸引住了的まふまふ毫不犹豫地在そらる脸上啄了一口,随后扬扬下巴示意そらる将冰淇淋放到他面前。
  
  小孩子就是天生爱小猫小狗,まふまふ看到五六个月大的白猫就不想走,扯着そらる往宠物店里去看小白猫。
  店主是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女人,看到跑去逗猫的まふまふ笑着对そらる说你弟弟真可爱。そらる一边在心里疯狂赞同对啊对啊他真可爱他怎么这么可爱,一边矜持地笑着礼貌地点点头。
  “你弟弟好像很喜欢那只白猫,不打算养一只吗?”店主看着对白猫的肉球十分喜欢,一直在揉小猫的肉球的まふまふ,“那只猫不亲人,也没谁能跟它玩,我可以把它送给你。”
  そらる笑了笑,把小孩子和猫玩的开心的温馨场面拍了下来后,礼貌地回答:“他平时也挺喜欢猫,但因为对猫毛过敏,所以不能让他养。”
  店主露出了遗憾的神情。
  そらる在心里把原因补完:而且我的家里已经有一只猫了。
  

【そらまふ】听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低

*本来是被蚊子咬的发泄产物,然后莫名其妙就变成这个了。
*勿代三
*依旧是小甜饼

  まふまふ半夜醒来,即使看不清也望着自己手臂上的那块红色出神。他的脖子上也有一块类似的地方。
  そらる在睡梦中感觉到自己怀里的まふまふ不见了,手胡乱地摸了一通。まふまふ一脸平静地跳下床把开着的窗户关上,打开了空调,调到20℃时抱了床被子跳上床把自己裹在鹅黄色的薄被里,然后顺势滚进そらる的怀里。
  感受到怀中的温度的そらる下意识地把人搂紧,最后没有抱到まふ柔软的腰,也没有感觉到まふ身上的温度,有些不满地睁开了眼睛,即使知道まふ看不清还是一脸不开心地问:“你把自己裹得这么严实干什么?我今晚又没想对你干什么。”
  まふまふ异常平静地把被子裹得更紧了些,回答:“不关そらるさん的事啦。”
  不行,我还是无法理解高音唱见神奇的脑回路。そらる想着,没觉得有什么,将就了一下继续闭眼睡。
  直到第二天そらる感觉有些异常。平时的まふ非常乖也不会做出一些奇怪的事情,当然说中二的话是可爱的事情不是奇怪的事情。
  不会那家伙在外边有人了吧?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そらる心头浮现。
  そらる下班后就拐去找まふまふ,正好看见他在跟一个笑起来甜甜的女生聊天,一路有说有笑地走在大榕树下。一个危险的警钟在そらる的心中敲响。白天吃早餐的时候也觉得まふまふ的脖子和手臂有点可疑的红色,现在一想简直是细思恐极。
  そらる直接回了家,决定等まふ回来好好谈一下。
  于是まふ回来时就看见他的そらるさん在凳子上坐着非常严肃地看他。まふまふ一脸奇怪,有点疑惑地开口:“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异常严肃地对他说:“まふまふ,你……脖子上那块红色的是怎么回事?!”
  原来搞得这么严肃就是误会了自己吃醋了啊。一想到这点,まふまふ就笑得特别开心。
  そら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见まふ笑得这么开心还以为他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他。“喂!まふまふ!”
  动漫社喜欢点兔的小姐姐说的真有道理。まふまふ暗暗想到。
  “そらるさん不要误会!之前你看到的女生是动漫社里的一个喜欢点兔的同学。”
  “脖子上的也不是别人留下的吻痕,而是蚊子咬的。”
  “我可以,把そらるさん这种行为,认为是在吃醋吗?”
  まふまふ笑得很开心。
  果然恋爱中的人智商都超低的吧。